当前位置 > 主页 > 会计学堂 > 会计常见问题 >

浅议我国个人所得税生计费用扣除制度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9-08 09:20 

    内容提要:个人所得税生计费用扣除,用个人的最低消费支出指标来衡量相对合适,同时应与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联动进行动态调整,结合个人需赡养和抚养的人数具体确定扣除金额。当然,这需要明确赡养人群和赡养标准等配套征管改革的跟进。
    关键词:个人所得税 生计费用 扣除标准 指数化调整
    对自身及家庭成员生计费用实行定额扣除和指数化调整,是世界各国的主要做法。我国现行《个人所得税法》对生计费用的扣除标准采取修法方式进行调整。相比于修法调整,指数化调整具有更强的时效性和便捷性。
    一、生计费用扣除标准的确定
    总体上在研究生计费用扣除时,我们要关注如下两类生计费用:一是基本生计费用。是指维持纳税人和其赡养和抚养对象的生命延续费(如基本生活、基本教育、基本医疗、基本保险等费用),以及补充纳税人劳动能力的最基本费用。二是提高生计费用。是指为保证纳税人在更高层次上本身的再生产而发生的费用,即花费在纳税人身体保健、工作能力提升等方面的支出。
    一般而言,社会个体的基本生活需求弹性较小,对个人生计费用作标准化处理,从技术层面来讲是可行的,也有利于降低征管成本。但个体的婚姻状况、配偶就业、赡养老人、扶养子女以及特殊费用开支等情况的差别决定其基本生活需要的差异较大,标准化的生计费用扣除制度设计有违税收公平。并且,如果税务部门具体调查每个纳税人的家庭情况,确定其家庭生计开支总额,无疑会引致巨大的社会管理成本,是不现实的。更为严重的是,这种税制设计模式有可能导致过度侵蚀个人隐私。
    因此,如何确定生计费用扣除标准,以及家庭抚养(赡养)系数是非常重要的技术问题。
    (一)生计费用衡量指标和定量标准
    从纳税人的税收负担能力讲,生计扣除就是免除维持最低生活水准的所得部分所对应的税收,因此,个人生计扣除指标不宜采取普通或平均的消费支出,用个人的最低消费支出指标来衡量相对合适。
    为了更好地凸显个人所得税的立法精神,笔者主张生计费用与CPI 联动进行动态调整。具体而言,可以采取美国、英国的做法,设置一个CPI 调整临界点,根据每年的价格指数变化相机调整。
    (二)费用扣除标准的确定
    是否参照以往做法(按人均生计费用乘以赡养/ 抚养系数计算)统一费用扣除标准?笔者认为,由于个人和家庭的负担情况不同,统一费用扣除标准的方法虽然降低了征管成本,但是不利于社会横向和纵向公平。此外,统一费用扣除标准无法“兜底”,无法避免出现生计支出超过费用扣除标准底线的可能(此时个人还要缴纳个人所得税)。因此,统一费用扣除标准的制度设计容易侵蚀公民个人和家庭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综上所述,笔者建议按照个人申报的赡养和抚养人数具体确定费用扣除金额。
    二、配套的征管改革
    一是首选个人作为纳税单位。计算应税所得应以明确的纳税单位为前提。我国现行个人所得税以个人为纳税单位,在费用扣除时,考虑纳税主体及其赡养/ 抚养系数。这一税制设计所引发的税收横向和纵向不公平,已成为理论和实务界的共识。目前不少学者主张采取以家庭为单位进行纳税申报。
    笔者认为,我国现行法律并没有对家庭的内涵进行明确规定。而现实生活中,家庭结构极为复杂,政府掌握的家庭信息有限。上述问题的存在导致以家庭为纳税主体的税收征管难度大,税收征管成本高。
    为了降低税收奉行成本,提高税收征管效率,笔者认为,个人所得税应在个人作为纳税单位的基础上,鼓励年终夫妇联合申报。年终汇算时,将夫妻全年取得的综合性劳动所得进行汇总, 减除准予扣除项目后,按照适用税率计算应纳税额,扣除夫妻二人按月已预缴税款、可抵免税额,得到当年实际应退(补)税额。
    二是税法必须明确界定需要赡养(抚养)人群的范围及对应的赡养(抚养)标准。如规定年龄在1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在校学生、残疾的核心家庭成员或已退休的家庭成员都属于需要赡养(抚养)的成员。
    至于具体的赡养(抚养)标准的确定,可以从统一标准向差异标准逐步过渡。
    三是采取有效征管措施防范纳税人对赡养(抚养)人员的虚假申报或重复申报。对此,需要积极开发与个人所得税相适宜的税收征管系统。纳税人可提供赡养(抚养)人员的身份证等信息,进行个人所得税的扣除。个人身份证信息的唯一性可以有效防范虚假申报或重复申报。
    四是采取按期预缴、按年汇算清缴的税收征管方式。预缴税款时原则上以个人为主体,仅仅扣除个人的基本社会保障缴款和基本生计费用扣除标准,按照合适的预征率进行预征。年终汇算清缴时可根据实际赡养(抚养)人数以及个人和家庭的重大的临时性开支情况进行费用扣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