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会计学堂 > 税法解读 >

蒋震:对冲社保缴费体制改革需要税制改革

点击次数:59  更新时间:2018-09-18 09:20 

    随着国地税合并,明年起,社保缴费将完全划归税务机关全责征收,大家非常担心这次改革之后企业负担的变化。现行社保缴费是以职工平均工资水平作为缴费基数的。然而,在各地区认定社保缴费基数时,各地区认定的基数有所差异,有些地区会出现认定基数偏低的问题。
    税务机关一直负责针对企业、自然人的各项税款的征收,具有全国统一、非常完备的组织机构体系、人员体系、信息体系、检查稽查体系等,征管效率将大大提高,而且,国地税合并之后,适用同一缴费基数认定程序,也能够大大降低地方对社保缴费的干预。税务机关在征收社保缴费时,必然会对社保缴费基数、企业所得税的工资薪金费用扣除、个人所得税的应税所得等进行联动比对,那么认定的社保缴费基数会有所拓宽,也许会加重企业社保缴费负担。
    这显然对不同生产要素结构的行业有着不同影响,资本密集型行业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而劳动密集型和人力资本密集型可能受到的影响较大。事实上,决策部门已经注意了这个问题,9月6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表示,研究适当降低社保费率,确保总体上不增加企业负担。在这个时间点,显然能够给予市场一个稳定的预期,能够让企业的税费负担处于一个较为稳定的状态,有利于激发市场活力。
    从根本上来说,社保缴费问题的争论,源于我国快速的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保支出压力,这个问题带来的挑战日渐凸显。据新华网援引专业人士的数据:“预计到2050年前后,我国老年人口数将达到峰值4.87亿,占总人口的34.9%”。社保筹资是应对老龄化带来的必要手段。
    社保支出缺口的大小是决定社保缴费率的关键因素,从中长期来看,中国社保支出缺口的筹资压力不容小觑。从优化制度的角度来看,应对社保支出缺口的手段也是多种多样的。比如,未来我们必须要推进社保的全国统筹,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从今年起实施的养老金中央调剂金制度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能够有效调剂各地区养老金的“余缺”,这项制度还会继续推动改革,直至实现全国统筹。
    此外,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激发创新活力,从而提高全社会劳动生产率,也是一个重要的解决办法,这能够通过提升单位劳动力创造的价值从而提升应对老龄化的压力。比如,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发展就能够让更多制造业劳动力解放出来,去从事一些服务业生产活动,让服务业在社会价值创造中发挥更大作用。所以说,社保缴费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缴费率的问题,从根本上反映出,中国未来相当长时期内面临人口老龄化的重要挑战,这个问题的挑战必须要统筹协调,寻求最佳的解决办法。
    此外,从税制改革角度来看,社保缴费负担的解决也需要从优化税制结构的角度来统筹考虑。中国的税制结构主要是以增值税等流转税作为主体,在个人所得税和财产税等直接税比重亟待提高的情况下,企业成为主要纳税主体。从理论上来说,增值税采取道道课征、进项抵扣的方式,是一种具有中性作用的税种。
    然而,在增值税制的现实运行中,由于多档税率、进项税款留抵、各项增值税优惠等方面的存在,导致整个产业链上各个环节的税负分布无法做到理论设计的理想状态。因此,增值税的实际中性作用受到限制,对商品或者要素等市场资源的流转造成影响,对市场活力也会产生显著影响。虽然,随着“营改增”改革圆满完成,增值税制的中性作用大大增强,但是增值税制本身仍然需要优化,从优化税制结构的大局下去统筹考虑深化改革。
    推动单一税率改革、解决进项税款留抵对企业造成的负担问题、降低增值税等流转税比重、提高个人所得税和房地产税等直接税比重,这些改革会显著降低企业缴纳的税费负担,对冲社保缴费体制改革带来的影响,有利于发挥市场活力,这是我们当前需要重视的。

上一篇:朱青:中国社保费主要矛盾是未富先老
下一篇:没有了